梦醒时分,又冷又全身发抖

早上醒来,很累,很伤心。

我的身子很沉重,脑袋上好似插了几万根针一样疼,嗡嗡的,眉心抖动。

我无力起床,闭上眼睛,全身发抖。

再睡一会儿,调整身体机能,我反复的默念,这只是梦而已。

我又睡着了。

两小时后,我再次醒来,可是更累,更痛苦了。

一晚上,梦里死了两回,回笼觉里孩子丢了。

第一次命丧。

场景一:

在深水潭边,我光着脚在浅水区踩水玩,脚下的污泥滑滑的,感觉一不留神就会滑进深水坑。

我是旱鸭子,不会游泳。

我小心翼翼的走向岸边,突然一个粉衣女孩挡住我,阻止我上岸。

场景二:

我身轻如风,飘在半空,俯视着水潭边。

有一天,挡我路的粉衣女孩,到潭边游玩,突然来了一个同龄的蓝衣女孩,她们快乐地一起玩耍。

蓝衣女孩子引导她到潭边的木制观景台上。

“你上到台子上,风景非常漂亮,可以看见整面潭水。”

她怂恿着,鼓励着粉衣女孩。

粉衣女孩禁不住好奇,小心翼翼的走上景观台,小心翼翼的顺着台下蓝衣女孩的指引走到台子边。

她光脚站在台子边缘,突然脚下一滑,她掉进潭水里,扑腾几下沉入水中。

蓝衣女孩看着潭水渐渐平静,笑着离开了潭边。

场景三:

我的肉身飘在水面上,粉衣女孩在潭边大声地笑着说:“哈哈,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,我可以去投胎了。”

同时,水面上飘起一个粉色的人影,与粉衣女孩重叠,她们飘走了。

我似乎要等到下一个同龄女孩顶替我,才能离开这偏僻,幽静,碧绿的深水潭。

不知道要等到何时?

第二次。

我哥办乔迁之喜,家里来了很多的亲朋好友,热闹的我有些头疼。

我走进电梯上了顶楼。

我哥的房子在一楼,我的房子在顶楼。

我喜欢顶楼,喜欢它的视野广阔,安静。

我培植了各种各样的花,它们正开得灿烂,我的心慢慢地平静下来。

我喜欢花,喜欢置身于花海之中。

我站在窗口,看着窗外的风景,时不时抚摸着娇艳的花瓣。

天边的云朵泛红了,日落黄昏了。

我应该到一楼和哥哥送亲戚朋友了。

我没有坐电梯,顺着楼梯往下走。

突然耳边传来“咚咚”的声音,我停下脚步。

原来是离楼梯最远的一家,正在拆除,准备重新装修。

我手里有些钱,最近物色房子,遇到好的房子想再买一套。

看见他们拆除了门框,房子里一片狼藉,我禁不住想去看看户型。

我走进房子里,看见两个50岁左右的男人,正在合力拆除一个房间的门板。

“我来看看户型,看看和别的楼层是不是一样?”我客气地说。

“这个户型比较特别,你随便看看。”

我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看看。

突然我脊背一凉,我一个女孩子在这里,要是发生什么事,帮我报警的人都没有。

我蓦地回头,看到那两个男人一直抬着门板在大门上比比划划,小声地讨论着。

我强装镇定地走到门口说,“谢谢,我要回家了。”

“回家?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。”

我灵巧地绕过他俩跑出去,冲向楼梯口。

我要逃跑,两个老男人铁定追不上我。可是我傻眼了,我找不到熟悉的楼梯,眼前是我从未见过的废墟。

似乎在地下室,不见阳光,场地很宽阔,废墟中有一个篮球场。

远远地,我看见有个年轻的男人正在打篮球。

“哥哥,哥哥,救我,有人追我。”我大声叫着,冲着他跑过去。

他不是我哥,只是迷惑后面追我的两个男人。

我还没来得及和他解释,身后传来老男人的声音。

“儿子,抓住她,别让她跑了。”

他抓住我了,我无法挣脱。

两个老男人赶来,抓着我的手臂,恶狠狠地说,“跑,你跑呀,这个地方你能跑哪里去?”

我拼命的叫着哥哥,可是回声都没有。

我只是到某一层楼看看户型,怎么好像穿越到了某个陌生的废墟。

我只是一个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,很后悔没有学武功。

我生还无望了。

他们的表情,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,而是专业的。

我的下场基本是生不如死了,死是一种奢侈的想法了。

我再也不好奇了,再也不去正在拆除的房子了,我再也不会一个人到处走了。

我的家人还在一楼等我,他们等不到我了。

他们到顶楼找不到我,报警也找不到我了。

我毁了家里的平静,毁了父母安享晚年。

我早该好好学习防身术的。

回笼觉里。

我带着儿子去大型游乐园,游人特别多,儿子特别兴奋,他兴奋地挣脱我的手,跑了。

他在人群里蹦蹦跳跳,我连忙避开人群追上去。

可是我找不到他了,有很多小朋友,可是一个也不是我的儿子。

远远看着好像是我儿子,等我追上去,又不是。

我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,哭着求保安帮你找。

保安让所有人原地不动,蹲下,配合找一个孩子。

我找呀找,大人身边的小孩,没有一个是我儿子。

他们不悦地看着我,问我,可不可以站起来了。

看着人群浮动,我心乱如麻。

我报警了。

一边急切地寻找儿子,一边焦急地等着警察的消息。

早知道,我应该买个防丢绳,牢牢地拴着他。

自从有了孩子,我再也没有看过风景了,我的眼睛里只有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孩,看着他屁股一扭一扭地往前跑。

我总是在梦里焦急地找儿子。

儿子只是去上学了。

岁月催人老,梦境也催人老。

梦是虚幻的,可是有些梦醒了,我很累,很伤心。

有些梦,醒来,枕头湿透了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5573126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
上一篇 2022年11月17日 上午1:38
下一篇 2022年11月17日 上午1:42

相关推荐

  • 没了恐惧,没了贪婪,你就会发现机会。

    天不假年,总想人生能否重新来过。虽已年过半百,没有傲娇的成绩,但闲下来时总会不停地思索。回眸自己的一生,都是在无知和幻觉不断斗争中渡过的。 现在有些想通了,自己不富裕的主要原因可能就是因为恐惧和无知造成的,对金钱的无知导致了自己对生活的恐惧和贪婪,因而不能很好地看见别人看不见的机遇。例如:因为害怕没钱付账、还房贷而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,不能跳槽,只能是任劳…

    百科知识 2022年11月6日
    90
  • 写头条近两个月的一点感触

    写头条近两个月了。两个月中,每天不是在思索,就是搜寻的路上,可以说绞尽脑汁,影响了生活,损害了夫妻关系。每天时刻关注着手机,眼睛视力严重下降,影响了身体健康。经过深刻反思,决然退出头条。为填补精神空虚,决心重拾研究针灸。为己为家人,为关爱我的人努力奉献自己的后半生。 感谢头条。在头条的写作中,更加理解生活,提练出人生之顿悟。有所得:写作能力,观察社会,明辩是…

    百科知识 2022年11月13日
    60
  • 我儿子有社交牛逼症吧,天生自来熟

    我儿患有“社交牛逼症”,天生自来熟。 他出生那天,预产期已经超过9天了。医生强行破了羊水,强行催生。 七小时后,他出生了,浓黑的头发,响亮的啼哭。 医生检查确定他身体健康,五官端正,四肢健全后,给他松松地包了一件婴儿衣服,然后放在我身旁的育儿箱里。 一会儿,他挣脱衣服,四肢用力伸向天花板,两个小拳头握得紧紧的。 护士走过来,帮他包好。 一会儿,他又挣脱衣服,…

    百科知识 2022年11月15日
    110
  • 为什么不能在床上磕头(床上磕头有何讲究)

    中国作为礼仪之邦,自古就形成了严苛的礼仪体系,这些礼仪已经融入我们的生活。在古礼中还有一种常见的跪拜礼一磕头,就是为了表达对人的尊重而行的礼仪。但这种礼仪的形成中也有了很多禁忌。如:床上不磕头。 记得有次过年初夕早晨6点,四川藉上等兵小杨对着躺在床上休息的宋所长磕了几个响头,被班长张涛拉出去狠训了一顿。 当时我心中好生纳闷,从来好脾气的张班长怎么大过年的,咋…

    百科知识 2022年11月11日
    60
  • 锋芒毕露不是好事,谨言慎行才是最好的活法。

    今天,办公室内几个女同事在激烈地议论者最近单位里发生的事。有个在机构改革中竞争上岗的科长提出转岗了。大家在各自办公室内尽情地吐槽着。突然,邻桌同事问我,你咋从来不放声。我从容地回来了句“如今机关处处有坑,要想不被坑,就别在坑沿也转。”鲁迅说过:“人一旦悟透了,就会变得沉默,不是没有与人相处的能力,而是没有了逢场作戏的兴趣。”从这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中也能品出几个…

    百科知识 2022年11月6日
    70
联系我们
400-800-8888
在线咨询:
QQ交谈邮件:admin@example.com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">

https://www.cnewsw.com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04/qrcode_for_gh_d95d7581f6db_430.jpg